生活小记(127)/歌曲收藏(26)

这个月总算是取得了《初音未来 Project Diva X》以及《伊苏 VIII》的两作白金奖杯。不要觉得玩游戏都是手机上大部分的那种弱智、无脑的游戏,要取得主机游戏上的白金奖杯,除了有技术水平的要求外,有的还要有超强的耐心。就好比这两个游戏,分别只有 0.9% 以及 3% 的玩家取得了白金奖杯。

《伊苏 VIII》我大约花了 70 个小时白金,这个游戏还好,除了剧情超长、地图超大,不需要可以去刷东西,太难的奖杯也可以通过花时间来得到(比如打沉默之塔的大 BOSS 可以用低难度,噩梦难度通关可以用瞬时闪避、等级压制或者带一大堆药)。

而《初音 X》的白金奖杯就相当蛋疼了,首先在任务模式必须 EXTREME 难度全清(包括 10 星的暴走组曲,要求带 3 个反人类的特效并 21 万分过关),这个要求估计会卡死 90% 以上的玩家(好在老夫不是手残党,不过谁知道 SEGA 在下一作[……]

继续阅读

人的一生总要和数不清的人打交道。在这数不过来的人中,总会有一些人在为你照亮人生的道路。大部分人都是懂得珍惜的动物,铭记在心的,有始终牵挂你的家人、从小玩到大的玩伴、身边朝夕相处的另一半和好朋友,以及远在天边但仍然心心相依的至交好友,等等。

不过,在我们生活的大部分人都只是匆匆的过客,很多仅是在某些场合中交往过或者说过话的路人,甚至更多的仅仅只有一面之缘。然而在这些过客当中,我们偶尔会遇到一些给你意外温暖的人。我就遇到过不少。

记得上初中的时候,班里组织入团的“评选工作”。大家都知道在某国入少先队以及入团是一个表面上的工作,到头来大家都会要入的。不过呢,为了激励大家的“进取”意识,在最初一两次评选的时候名额相当有限,基本上只有两三个名额。这个时候,想要头两批入团的人就要通过层层“选拔”。第一次显然是老师直接“指派”,按照惯例是班上的几个班干部“入选”。而我在学生时代基本不会去当班[……]

继续阅读

有些地方很喜欢给各种东西分级。

我以前上中学的时候,老师就根据学生的成绩好坏以及家庭条件把学生隐性地分为三六九等:成绩好的或者家庭条件好的(你懂的)坐在前三排,成绩中游的坐在中间,“无可救药”的学生坐在最后两排。每次美名其曰的轮换座位,实际上是各等级的学生之间轮换,1~3 排、4~6 排、7~8 排之间互相轮换。“低等级”的学生不要妄想通过换座位能够坐在靠前的位置,这就人为地造就了一个等级制度,虽然老师从来没提过。

而学生们不知是因为“近墨者黑”还是“耳濡目染”,交往的圈子好像也自然而然地限制在特定范围内。不过好在我从来不会有这样的意识,不论是成绩好的还是不好的同学都能和我玩得火热。我上课的时候经常和其他同学换座位坐到后面去,以至于到后来我拿着书本离开座位时坐在后排的同学就主动收拾东西和我换座位。老师们都发现了我经常和“成绩不好”的学生混,就和那些坐在“后排”的同学说你们要多向[……]

继续阅读

生活小记(126)——近期的照片以及山西之旅

提示:本篇博文包含较多照片,流量党请谨慎进入。此外,由于服务器带宽有限,WP 的图片又不是逐渐加载(而是会在页面加载时同时加载),因此会显示得比较慢,请耐心等待。

(1)天津之旅

某个周末闲着没事(并不是说私活做完了,而只是做得太蛋疼所以想要跑出去),于是我和某哥们跑到天津去逛了一天。要说天津我之前也去过好几次了(包括第一次见 KC 的那次),所以这次去主要是逛一些没去过的地方并吃狗不理包子。

到达天津之后在火车站旁边转了一圈,发现车站的后面其实有一条人工河,并且有很多西式建筑。不过人相当少,大概大多数人和我以前来天津时一样没怎么在火车站旁边逛过吧。

1

沿着这条人工河走,会看到很多人都在钓鱼,我们围观了很久他们钓鱼过程,继续走到某座桥旁,发现了一些坦克以及飞机的模型,我们立即就想到了“你懂得”的某个事件,于是我要在这里拍照表示纪念。

2

中午吃了狗不[……]

继续阅读

歌曲收藏(25)——《伊苏 VIII》的 OST

最近居然有人“质疑”我的博客更新频率低。特么乃们自己的博客呢?

不过大伙都知道我最近奋战在《伊苏 VIII》游戏的最前线,自然是没有什么时间来写博客(连 Projects 都是“抽空”在做)。花了大量时间,老夫总算是把困难难度通关并且得到了几乎所有的奖杯,但是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为了毁灭我们生活在优越制度下玩家的身心健康,硬是搞了一个要求极难难度通关的奖杯,所以老夫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拿下这个奖杯(目测会非常艰苦,打第一个 BOSS 的时候就觉得它的血真特么的厚)。

为了制造频繁更新博客的“假象”,在这个月的最后一天放上一篇歌曲收藏的“水文”,主要收藏一下我个人喜欢的音乐,基本上是在不同区域砍怪时的背景音乐。

首先放一张游戏中隐藏的 BOSS 镇楼,这是游戏中最难打的一个 BOSS,等级是 80 级(比最终 BOSS 还高),无法想象老夫在极难难度下应该怎么把它做掉。砍了这个[……]

继续阅读

北海公园的日落

粗略算起来,我专门跑到北海公园去看日落大约有 20 次了。不论是和好朋友一起来观赏,还是下班后匆匆忙忙乘坐地铁飞奔进公园,又或者是闲的无事的周末,也不论是春夏秋冬哪个季节,每当我踏进北海公园的大门都会有一种清爽和愉悦的感觉。

不过说实话,北海公园可能不是北京城里观赏日落的最佳地方,因为它四周都被楼房环绕,而北京的公园数不胜数,有些公园能够更好地观赏太阳落日地平线的那一刻。

前一段时间有个人给我提了一些“改进建议”,或许他认为这样做会更加好。可是正如我喜欢在北海公园看日落,如果光是从观赏角度来看,你又如何会明白我唯独喜欢在这里欣赏呢?

Capture

(1)

最近老夫(和同事学的称呼)真是忙的不可开交。原本计划 7 月和 8 月用来设计新项目的整体架构并开始实施其中一部分,并在 7 月中旬和 8 月底出去玩两次,可是原先那个公司的合伙人突然说要加三个大功能(说好的一年之类不进行大的改版呢?),然后就一直催着老夫赶快实施。

我一想,做就做吧,正好趁这个机会把原来那哥们写的服务端代码逐渐替换掉(首先他不知道从哪弄来的一个乱七八糟的框架,IoC 的好处一点没体会到,反而增加了很多麻烦;其次,他那样架构如果出现性能瓶颈根本不能解决)。于是老夫就决定服务端整体用 Node.JS 重写(当然不会是一次性全部重写,只是逐渐把要修改的功能用新服务替换掉),那么微服务架构的第一次试水就用在这个项目上了。使用 Node.JS 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不论是稳定性还是第三方库的丰富程度都无可挑剔,只是考虑到扩展性和性能,要用微服务来设计系统会增加相当多[……]

继续阅读

咱国家最近的状况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内忧外患:家门口美韩即将部署的反导弹系统,南海那边也在闹事,国内经济方面凸显的问题越来越多,偏偏今年还出现了“N 年不遇”的自然灾害,再加上接二连三的“大新闻”使人应接不暇。可是为什么今年会突然间冒出这么多问题呢?

首先看看长江沿岸的内涝情况。最近老天一直不间断地下大暴雨导致长江水位上涨严重,就连我们处于长江的支流的大株洲也有一些地方积水严重。很多人把矛盾指向三峡以及国家拨给武汉等城市的巨额防洪款项没用到正道上。个人觉得这倒不至于,虽然说这些款项不一定全都用在了正道上,但是相比于研制“国产操作系统”、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的山寨“云计算”系统上来说,还是多多少少有点作用的。当然,也不能认为是由于“今年的降雨量比 98 年要多得多”这样的报道,即使降雨量更多,但是经过十几年的巨资改造,也不至于会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

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主要问题还是比[……]

继续阅读

不知不觉,我已经坚持写博客七年零一个月了。虽然说在开博客以前也在类似于 QQ 空间、人人网之类的社交网站写日志,但是性质与单独写博客是完全不一样的。总体来说,在这 7 年多的时间里,本人博客的“重大事件”如下所列示:

  • 2009 年 6 月 3 日在百度空间开博并写下第一篇日志
  • 第 1 篇“生活小记”系列于 2009 年 6 月 4 日发表。
  • 第 1 篇“リパブリック產科”分类的博客于 2011 年 6 月 14 日发表。
  • 第 1 篇“工作生活”分类的博客于 2012 年 7 月 4 日发表,同时“学习生活”分类正式停止,意味着我的学生生涯正式结束。
  • 2013 年 7 月 2 日正式停止使用坑爹且毫无节操的百度空间,并将博客全部搬迁至 大D 的主机上,同时启用自己的域名 www.daozhihun.com 。
  • 第 100 篇“生活小记”系列于 201[……]

继续阅读

(一)

前两天做了一个梦,在梦里面我的一个几年前的老朋友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斜视着我,我从他的眼里读出了三个字:“我恨你”。

其实按理说这位老朋友在过去确实喜欢斜着眼睛看我,不过在当时他的嘴角带着笑意,大概是在对我的“无理取闹”感到高兴。只是由于后来发生的某种尚未道明的过节,导致我们在分开后仅仅见过一次面后就再也没有联系。因此在梦境中老朋友对我的态度应该和目前现实生活中的一致,眼神里充满了“仇视”。

我至今未能明白这位老朋友为何会在突然之间对我的态度来一个 360 度的大转弯,接着在三年后“峰回路转”,紧接着又来一个 360 度的大转弯。也许是我在不经意间对他“出言不逊”(可是我只有在面对能够直接表明自己内心想法的人的时候才会这样做),又或许是因为我并未对他有足够的重视。

现在认真回想起往事,我觉得原因大概是后者。比如某次他和我商量某件事情,我只是开玩笑地随意回应了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