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公园的日落

粗略算起来,我专门跑到北海公园去看日落大约有 20 次了。不论是和好朋友一起来观赏,还是下班后匆匆忙忙乘坐地铁飞奔进公园,又或者是闲的无事的周末,也不论是春夏秋冬哪个季节,每当我踏进北海公园的大门都会有一种清爽和愉悦的感觉。

不过说实话,北海公园可能不是北京城里观赏日落的最佳地方,因为它四周都被楼房环绕,而北京的公园数不胜数,有些公园能够更好地观赏太阳落日地平线的那一刻。

前一段时间有个人给我提了一些“改进建议”,或许他认为这样做会更加好。可是正如我喜欢在北海公园看日落,如果光是从观赏角度来看,你又如何会明白我唯独喜欢在这里欣赏呢?

Capture

(1)

最近老夫(和同事学的称呼)真是忙的不可开交。原本计划 7 月和 8 月用来设计新项目的整体架构并开始实施其中一部分,并在 7 月中旬和 8 月底出去玩两次,可是原先那个公司的合伙人突然说要加三个大功能(说好的一年之类不进行大的改版呢?),然后就一直催着老夫赶快实施。

我一想,做就做吧,正好趁这个机会把原来那哥们写的服务端代码逐渐替换掉(首先他不知道从哪弄来的一个乱七八糟的框架,IoC 的好处一点没体会到,反而增加了很多麻烦;其次,他那样架构如果出现性能瓶颈根本不能解决)。于是老夫就决定服务端整体用 Node.JS 重写(当然不会是一次性全部重写,只是逐渐把要修改的功能用新服务替换掉),那么微服务架构的第一次试水就用在这个项目上了。使用 Node.JS 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不论是稳定性还是第三方库的丰富程度都无可挑剔,只是考虑到扩展性和性能,要用微服务来设计系统会增加相当多[……]

继续阅读

咱国家最近的状况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内忧外患:家门口美韩即将部署的反导弹系统,南海那边也在闹事,国内经济方面凸显的问题越来越多,偏偏今年还出现了“N 年不遇”的自然灾害,再加上接二连三的“大新闻”使人应接不暇。可是为什么今年会突然间冒出这么多问题呢?

首先看看长江沿岸的内涝情况。最近老天一直不间断地下大暴雨导致长江水位上涨严重,就连我们处于长江的支流的大株洲也有一些地方积水严重。很多人把矛盾指向三峡以及国家拨给武汉等城市的巨额防洪款项没用到正道上。个人觉得这倒不至于,虽然说这些款项不一定全都用在了正道上,但是相比于研制“国产操作系统”、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的山寨“云计算”系统上来说,还是多多少少有点作用的。当然,也不能认为是由于“今年的降雨量比 98 年要多得多”这样的报道,即使降雨量更多,但是经过十几年的巨资改造,也不至于会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

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主要问题还是比[……]

继续阅读

不知不觉,我已经坚持写博客七年零一个月了。虽然说在开博客以前也在类似于 QQ 空间、人人网之类的社交网站写日志,但是性质与单独写博客是完全不一样的。总体来说,在这 7 年多的时间里,本人博客的“重大事件”如下所列示:

  • 2009 年 6 月 3 日在百度空间开博并写下第一篇日志
  • 第 1 篇“生活小记”系列于 2009 年 6 月 4 日发表。
  • 第 1 篇“リパブリック產科”分类的博客于 2011 年 6 月 14 日发表。
  • 第 1 篇“工作生活”分类的博客于 2012 年 7 月 4 日发表,同时“学习生活”分类正式停止,意味着我的学生生涯正式结束。
  • 2013 年 7 月 2 日正式停止使用坑爹且毫无节操的百度空间,并将博客全部搬迁至 大D 的主机上,同时启用自己的域名 www.daozhihun.com 。
  • 第 100 篇“生活小记”系列于 201[……]

继续阅读

(一)

前两天做了一个梦,在梦里面我的一个几年前的老朋友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斜视着我,我从他的眼里读出了三个字:“我恨你”。

其实按理说这位老朋友在过去确实喜欢斜着眼睛看我,不过在当时他的嘴角带着笑意,大概是在对我的“无理取闹”感到高兴。只是由于后来发生的某种尚未道明的过节,导致我们在分开后仅仅见过一次面后就再也没有联系。因此在梦境中老朋友对我的态度应该和目前现实生活中的一致,眼神里充满了“仇视”。

我至今未能明白这位老朋友为何会在突然之间对我的态度来一个 360 度的大转弯,接着在三年后“峰回路转”,紧接着又来一个 360 度的大转弯。也许是我在不经意间对他“出言不逊”(可是我只有在面对能够直接表明自己内心想法的人的时候才会这样做),又或许是因为我并未对他有足够的重视。

现在认真回想起往事,我觉得原因大概是后者。比如某次他和我商量某件事情,我只是开玩笑地随意回应了几[……]

继续阅读

生活小记——未定标题(124)

(1)

上篇日志中提到了我最近的经济状况堪忧,然后有不少好友得知后说要开始每人每个月给我发 2000 – 5000 元的“生活费”以及“慰问金”。不过大伙不用担心,我只是说手头有点紧,比如说不能任性的买东西和出去玩,并不意味着过不下去会被饿死(^_^)。况且,即使我到没钱花的地步,那么要包养哥的人都需要排队,所以完全不用担心。

在这里我还要顺带一提,我月初决定逐渐减少并停止使用微信和 QQ 等国内的即时通讯工具,除了众所周知的在国内通讯工具上畅所欲言会有后顾之忧这一原因以外,还有就是微信好友的“碎片化”问题。有些人会说,用微信很方便呀,比如我可以和以前的老朋友叙旧、分享照片,一些老同学、老同事还时不时地在群里面聊天呢。我这里所说的“碎片化”问题,主要是指下面两个方面:

第一,它容易使人变得浮躁。这种社交软件主要还是占据每个人零碎的时间,比如坐地铁的时候、开一些无聊的会议的[……]

继续阅读

歌曲收藏(24)——LOL -lots of laugh-(来自初音 Diva X)

不知诸位有没有尝试过逃离熟悉的生活,而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获。这首初音的《Lots of laugh》也许就是想要描写出这样一种生活。

某天“我”关掉电脑飞奔出家门,不知不觉已经到半夜了。此时在遇到了一只小兔子,小兔子带领我来到了一个甜甜的糖果世界。相比于熟悉的对着电脑屏幕一尘不变的世界,这里的每一处都是“我”所喜爱的:在巧克力里泡澡、在奶油泡泡之中睡觉,就连在以前世界中讨厌的雨也充满了甜甜的糖果味。而这一切又不是梦境,于是“我”毅然决定和以前的数位世界说声 Bye Bye,以后就住在这里。

虽然看上去这是一个童话故事,实际上这和我们的现实生活很像:我们过着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尤其是像我们码农简直直接可以映射到歌曲中提到的“字母合成的数位世界”),一点也不“甜蜜”,但是又缺乏决心去逃离自己不喜欢的世界。而如果有一天我们突然“光着脚飞奔出家门”(歌词的原文),说不定会在迷路后被带领[……]

继续阅读

微服务架构的试水(1)——概览与规划

以前的博客提到过我和某些人准备成立另外一个公司(因为不想和原来的那个公司其他合伙人混在一块)试水另一个项目,前一段时间太忙,现在闲下来总算可以开工了。最近这两个月同事们都在讨论“微服务”这个概念,不过由于我们在公司没有正式的项目使用这种设计,所以说得再天花乱坠也是纸上谈兵。正好哥要开始做自己这个私人项目,所以可以正好拿过来试水。

目前我所大体规划的进度安排如下:

  • 6 月底前大体了解一下要使用到的技术,并且根据初期的需求大体确定系统的结构、数据库设计,以及各服务提供的接口。
  • 7 月底前初步完成重要服务的初期接口以及单元测试,并确定 API Gateway 的方案和大体结构。
  • 8 月开始设计前端页面,并最终确定各服务需要提供的接口。
  • 9 月底前基本实现完前期需求的功能。这样 10 月开始就可以去目标客户那里试水了。

不过由于我们几个都是在业余时间进行打酱[……]

继续阅读

很多人都喜欢珍藏一些东西。

比如旅游的时候,景点都有很多纪念品,不少游客会购买一些具有代表意义的纪念品放在家里,以后看到纪念品时能够回想起那美丽的景色。而我们也很喜欢拍照片,今后看到照片时也能回忆起和重要的人一起度过的那快乐的时光。

我曾经是一个比较喜欢收藏东西的人,例如手写的信件和贺卡、舍不得删掉的短信、存在于照片里的欢乐时光,还有那些饱含心意的各种各样的礼物。我曾经也很害怕失去这些我所保留的纪念品,生怕哪天我会弄丢它们。所以我也采取了不少手段,比如给他们拍照存在网盘里、把部分物品随身带在身边。

可是同时我又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一些珍贵的照片由于来不及备份而永远地消失在了已经损坏的硬盘上,朋友送我的饱含心意的礼物我也不知道把它遗忘在哪个角落,一些我曾经发誓要珍藏一辈子的物品也因为我的疏忽而再也找不到。

我曾经以为,如果我失去了这些东西,我会心神不宁,会不断责怪自己[……]

继续阅读

不知大家是喜欢和富人相处还是和穷人相处。或许这个问法不太好,那我换一种问法,你是觉得和有钱比较好打交道还是和没钱人比较容易相处呢?

最近遇到一点经济上的麻烦事。上个月的花销比较大,因为我看自己还有不少结余,所以买的东西稍微多一点,不过还是在可控范围内。可是这两天在计划外借出去了好几万块钱,而我之前剩的钱基本上都给家人了,或者拿去装修。导致我这次借款之后只剩下一千多块钱。现在距离月底发工资还有很长时间,因此这个月的手头就非常紧了。

今天和同事说起这事,同事说你可以尝试学学理财,这样就不至于手忙脚乱了。我说这其实和我嚷嚷着很久的换工作的本质是一样的,都是希望为自己求得更多的利益。

在生活中,我们似乎理所当然地认为有钱人比较容易相处。因为在你需要钱时,他手上的闲钱会比较多,这样他会有更大的可能性满足你的用钱需求。而对于“没钱人”来说,可能他所有的钱可能基本上刚好满足他这个月所需[……]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