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即興曲

  前言:PMZ同学前段时间写了《如斯女孩》,我说我也要写一篇《如斯男孩》。于是这篇文章便诞生。文章中的段落安排配合肖邦的著名音乐《幻想即兴曲》的迥异节奏。

(壹)

“你看這滿天的星星,如果把每一顆星看做是一個人的話,那你說以咱倆的關係算是哪兩顆星?”

“你看啊,這些恒星分為很多種,有些恒星是單星,也就是和其他恒星相互的引力比較小;不過大部分恒星都不是以單星存在的,常見的是雙星系統和多顆恒星構成的星團。”

“我們的太陽可是單星呢。”

“那也不一定啊,你看天狼星,以前人們一直以為它是單星,後來發現它的運行軌道似乎有點詭異,最後人們發現原來天狼星有一顆伴星,不過它的伴星是白矮星,現在稱作天狼星β。白矮星的光很黯淡呢,一般觀測不到。”

(貳)

“你的前途一定很光明。”躺在我旁邊的一本書說。

“為什麼?”

“你不知道嗎?你在現在,可是大大收到人們的敬仰呀!人們都以你作為真理,說不定千百年以後,你會被視為世間珍品。”

我也沒在意他說的話,只是隨著一個箱子一起去了書店。

——————

“你是從哪裡來的?”帶我去這裡的那個外星人說。

“地球。”我回答。

“地球?那是個什麼地方?”它們對我好象很感興趣。

——————

我們在一片沙漠上,火熱的太陽炙烤著這片金黃色的世界。他腰間的水壺中的水已經快用盡,而這篇沙漠遠望不到盡頭。

“你別管我了吧,我這的一點水你拿著,再這樣下去的話,我倆誰都走不出這地方。”

他已經無力地坐在沙漠的海洋上,衣服完全被漢水浸濕。

“你快把這些水喝了吧。”

他把水壺用力地一推:“不是說過了嘛,你拿著先走!”

我知道再這樣勉強下去也沒辦法。我拿下背上的背包,取出一個裝滿水的大瓶子。

“你咋背著這麼大一瓶水?”他一邊喘著粗氣著一邊笑著說。

“你快點喝了吧。”我擰開瓶蓋讓他喝,“一直沒告訴你,在關鍵時刻總要留點備用的,否則之前就該惦記著這還有一瓶了。”

“唉,你是不想要我背吧,說那裏面全是輕的東西呢……來,你也喝。”

(叁)

“這就是此緣生在此山中吧。照你這麼說,太陽有顆伴星也說不定哦,只是人們還沒有發現罷了。”

“就是啊,說不定外星人研究太陽的軌道後能發現太陽的伴星呢,不過如果是雙恒星的話太容易發現了。有點渴了,要不我們去麥當勞坐會吧,我要喝點可樂。”

“為啥今天不去肯德基了呢?”

“肯德基遠啊,麥當勞就在那,再說我和人聊天都在麥當勞呢。”

“那行,走吧。”

(肆)

我看了看陪伴我多年的兄弟——綠葉,他已經死了,他都邊得枯黃了;再看看我自己,現在已經爛得不可堪言,僅有一個枯黃的書簽夾在我身體裡。我在這黑暗的“世界”中閉上了雙眼,心裡想:“或許這一天遲早會來的。《聖經》曾經在人們心中有神聖的地位,已經有幾個世紀了。當時的‘真理’轉瞬間已經成為了謬論,不知今後會把現在的‘真理’看成什麼。是的,這個世界變化太大了,或許這是永遠不可否定的‘真理’。”

——————

今後的日子裡,我和它們共同研究了帶我來的黑洞,初步確定了它的另外一條相反的通道在它的對稱位置上。我們通過定位儀找到了那條通道,誰也無法確定是否真的能回到地球。但是科學的進步總是要犧牲的。最後,我們決定試一試。“我們要為兩星球之間的友誼和科技的發展貢獻自己的力量。”

我帶上十罐食品、必備的工具、星球上的一些樣品和三位外星人一起向那條通道走去。

——————

“前面那是——綠洲?唉,應該又是海市蜃樓吧。”

我往前一看,又是一個藍色的小湖,旁邊仍然有一些綠色的植物環繞。“可那像是真的啊,那東西看上去給我的感覺似乎和以前的不一樣。”

我們走進一看,果然是真的。我有突然點興奮過頭:“喂,你看,這水還挺清澈呢!”

他撇了我一眼:“淡定,遇到事不要大驚小怪的。”

我們準備在這歇一會,等到第二天清晨天快亮時繼續前進。

“雖然不必要,但我還是想說下謝謝你啊,要不是……”

“瞧你都在說什麼話。”

他只是會心地笑了一笑。“是時候了,該出發了。”

“太陽就要升起來了呢,你看這天空已經泛白,很多星星都看不到了呢。”

他抬頭一看:“是啊。”

(伍)

“快十一點了,該回去了吧?”

“好。不過之前問你的那個問題,你還沒回答我呢。”

“我剛才不是已經回答過了麼?”我把桌上的可樂一飲而盡。“走。”

Lieo

2010年8月4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