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小学攒钱的经历所想到

    记得第一次自己攒钱买“梦寐已久”的东西是读小学的时候买的掌上宠物机。那个东西现在已经找不到了,它看起来是下面这个样子。

    这个宠物机的价格是10元,对于那时一天只有1元钱零花钱的我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口袋里的钱从来就不会对于3元(包括过年的时候,那时候压岁钱都是上缴的)。

    为了这10元钱我忍了一个多星期没吃零食。当我凑足10元钱后,在一个风高月黑的夜晚,我和老弟到泰山路的一家小卖部把钱交给了JS,换回了这台小小的游戏机。买回去之后当然是对它爱不释手,每天起床前和睡觉前都在被窝里静静地照顾着我的小鸭子,直到电池没电。

    在我的印象中,这是我入大学以前唯一一次攒钱买东西,因为对于我来说,想要什么只需跟老妈说,都会给我钱让我买(通常还能有钱剩余)。而且老爸老妈似乎很懂我的心思,就知道我想要什么。现在回想起来,小学时代对玩具的渴求,初中时代对文曲星、电脑的希望,以及高中时代对U盘、MP3的恋恋不舍,老爸老妈都能“读”出我的心思,总是在不经意间就把它们带到我的眼前。

    可是现在到我自己给自己买东西的时候了。上大学后不能一直在老爸老妈的身边,他们也不能每天都问我有什么开心和不开心的事,当然也不能再为我买什么。因此这个“重任”也就落在我自己肩上了。

    我现在想买什么东西,只需把每月的生活费匀一部分出来基本上就足够了,因此从开学至今已经买了各种东西。当然购买贵重品后的生活拮据是不可避免的。

    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上个学期在赛格砸了2K RMB买到相机后的两个月资金严重短缺。在这两个月间,我取消了周末的外出计划,也在吃的方面节制了开支。想起来还是怪难熬的,每天都盼望月底的到来。但只要想到我用这些换来的相机,就已经很快乐了。

    大一下学期拿到第一个学期的奖学金后,我将有生之年第一次得到的奖学金买了一部手机,用以弥补我犯下的“罪过”(吃西瓜导致前手机壮烈牺牲)。当时是我一个人跑到北大街的一个商店,价也不还地从JS收中买到这个国产手机。

    买回来之后同学都说我应该多选选,这个价格已经能买一款很不错的NOKIA或是三星的手机,至少要还价。可是事实证明我当时无头脑地买下手机是个正确的选择。在我的百般摧残和如同地狱般的折磨下,强壮的CHERR手机在经历无数次自由落体后依旧完好如新,在经历惨绝人寰的激光线切割后居然毫发无损。

    生活要继续,钱也是要继续往外砸的。原定于十一去浙江的旅游计划由于甲流的原因彻底失败。在第二天的半夜我从愤怒中醒来,当时就爆发了:“劳资要买PSP!”于是清晨4点钟我从床上爬下来上淘宝选PSP,6点钟钱已经到卖家的账上了,第三天上体育课前小P已经到我手上了。


    有时候冲动也并非是一件坏事,如果没有当时的冲动,我大概一年也攒不到钱去买PSP,同样也不会获得拥有PSP后的不一样的经历。从另一个方面看,坏事和好事是对立统一,相互依赖,相互渗透,又相互转化的。我们现在又开始商量明年的浙江旅游计划……

    现在我听说NDS上的游戏很好玩,于是准备继续砸钱购买一个NDSi。上一学年的奖学金已经足够我买N台DS了,不过我决定第二次将我所得到的钱“原封不动”地“献给”家人。况且,就算我手上没有一分钱,想买NDSi也只是向同学一开口的事。

    但我决定从下个学期开始从每月的“零花钱”中自己一分一角地攒出来,虽然不知道要花多久的时间才能攒够,也不知道期间要损失多少享受时间,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我所经历的对于我来说将会足够。

2条评论


  1. “小学时代对玩具的渴求,初中时代对文曲星、电脑的希望,以及高中时代对U盘、MP3的恋恋不舍”跟我一样,哈哈哈

    回复

  2. 没你这么好运,因为没有零花钱,家里人也不给买什么东西.都是交了学费自己克扣下来的钱,上网之后就没有什么钱了…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