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2011年年末

  今天是2011年的最后一天了,翻着今年写过的64篇日志(包括隐藏日志,但不包括这一篇),觉得要在最后一天写点什么东西总结一下这一年了(实际上是为了凑这个月的文章数量)。

  2011年对于我来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压榨同学、欺负学弟、调戏学妹、顶撞老师,各种事情都在今年演绎得淋漓尽致。好吧,这些都是生活中的小插曲,“正事”还是做了不少的。

  关于学习方面,我一直都在说学生在学校的主要目的是学习,所以做总结的时候老是把这一项放在第一位。不过这句话原本是老师和家长用来忽悠学生在学校好好学习的一个托词。实际上,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看重的东西不一样,怎么可能都会认为学习最重要。还是觉得班长说得很对:“虽然在学校学习上没学到什么,但还是学到了其他的很多东西。”但是,既然现在还是学生,那么还是把学习摆在第一位吧。

  可回想起学习方面的事情呢,和以前也没什么两样,就是学了一些新知识、掌握了一些新技术罢了,和其他学生一样,上课听老师在上面唧唧歪歪,下课跑到实验室做实验,要不就跟着老师或者外面请的人做项目,没什么新意。理论方面,学习了UNIX系统的使用和原理?学习了TCP/IP的原理?学习了图形学的算法?学习了经济学的投资回收分析?NO,NO,NO。最多只能说考试的题目会做罢了,还是期待以后能正式投入实践啊。新技术呢,无非会用asp.net和jsp/servlet/struts做东西了,摆弄了一下WPF。这些对于我来说都不是那么重要吧,如果我想写,可以在这里给你列不下10000字关于我学习到的新知识,不过这里我也实在不想写了。反倒是,觉得老师在课堂上讲的题外话很值得听,比如工程制图老师、电子商务老师等。这也很符合我的惯例:老师讲课内内容的时候我基本不听,讲乱七八糟的废话我肯定每个字都听得很认真。

  2011年参加的课外活动非常多,应该是最多的一年吧。我的最大的收获也是在这里,至于是什么就不多说了。参加挑战杯是“惊动”了不少人的(这个词不是故意用的)。首先我是报的个人项目,工作量非常大,也耗费了非常多的时间和精力。所以按照惯例还是请了不少人帮忙写文档、校队文档、跑腿盖章之类的(帮助人员列表请参见这里)。参加决赛前由于比赛和考试有冲突,还在考虑是参加比赛呢,还是放弃比赛参加学校的考试以便申请奖学金(具体参见这里)。最终结果还是国奖和挑战杯的奖项兼得了。

  然后被老师骗过去参加什么创业大赛,于是和同学组队随便弄了个“9书网”交了上去(大概花了三四天)。这个比赛好像是第一届,貌似有十二个团队可以进京参加决赛,无奈我们队在未进入决赛的第一名,不过也有一个国家级的证书,然后我的私人计划(保密)就泡汤了。不过这当然没有关系,明年有的是机会。之后参加了一个什么信息技术比赛,这个比赛太水了,我都不想说了,但还是用半篇博文记录了一下(具体参见这里,私人日志)。不过还是在比赛的时候认识了理学院的一个人,后来我在校本部领奖时还看到他了,这也算一个收获吧。

  学院新来了一个女辅导员,上就业指导课的时候她跟我说话我没有听,然后她好像就对我印象不好,还说“把我记住了”。后来连着两次和她打交道,第一次是去校本部领奖,第二次就是去办公室领证书了。由于参加了以上比赛,使她对我的“误解”涣然冰释(我当时本来就没听到她在说话么 – -),还赶忙让正在办公室当助理的学弟们来“认识并学习”一下学长。

  说到老师,貌似所有老师都对我比较好。上次做UNIX实验的时候,我发现老师叫我的名字叫得非常“熟练”,让我听着好像她认识了很久似的,她当时还指着我的嘴唇说“你要多喝水,你看你的嘴唇都开裂了。”然后我说了声“嗯”赶快跑了。似乎所有的老师都是,刚开始念我的名字觉得有些拗口,之后就非常“熟练”了。不仅是老师,就连外班的同学叫我都是这样,我可能当时还在想这人是谁呢,他就和我唧唧歪歪说别的话了。

  娱乐方面,出去玩是没少出去,不过这个学期除了10月份以外,还是出去玩得比较少了。但相对的,出去得少了意味着游戏就玩得多了。自从这个学期初始购买了PSP GO转型为纯正的正版玩家之后,我一共在PSN上消费了260美元+500港币(共合计RMB 2116元)。其实这算好的了,因为PSV发售了,PSP游戏都到末期了,价格降得不是一点。然后明年在PSV游戏上的花费估计是上面那个数字的三五倍 – -。

  10月份的时候去找工作,关于这段经历已经在这个分类下有4篇长篇幅的博文叙述(私人日志)。不仅用文字记述,然后我还把这个“冗长”的经历口述了不下20遍。每次同学打电话来,或者碰到一个玩得好的人,就要重头到尾去给他说。讲到第三遍的时候我就不怎么想讲了,我把自己都讲烦了,于是很同情老师,每一届学生都是讲一模一样的东西,要是我绝对受不了。

  关于学习和工作呢,我好像也说过不下20次了,这只是一个求生手段而已。活在世界上重点还是与人相处么,所以我的博文关于“人”这一方面的事情记述得非常多,这也是应当的。那么最后说下我身边那些“受苦”的孩子们吧。

  首先同学们被我骗得请我吃饭那是常有的事情了。碰到一个人,“请我吃饭”,然后就把他拉到学校后门的饭馆或前门的骊湘苑,或者是临潼的德克士。为什么要请吃饭啊?不为什么 – -,不是过生日,也没啥事情,总之请我吃饭就对啦。同学们也很“识相”,也不像某些女生那样问“为什么要请吃饭啊”,总之是他们愿意就对了。

  除了请客吃饭,给我带饭那更是同学们的“家常便饭”。菜么,自然是辣子鸡块或者回锅肉啦,但不能就这样完了。零食不能少,什么粥啊、糖葫芦啊、里脊夹膜啥的。至于我是否吃得玩,那是另外一回事了,总之不是我掏钱,反正您就看着买吧

  每次到对面宿舍去,2F同学只要看到我来了,就只有两种话对我说:“没有”或者“拿去”。刚开始的时候他经常会说“没有”,然后我不相信啊,就把他书包抢走了,之后他发现牛奶和面包就不见了。后来他变聪明了,看到我去的时候把面包拿出来,然后说“拿去”。隔壁宿舍经常会有人买零食,我自然经常过去“串门”。一过去,哇塞,好多瓜子啊,然后就拿走了。后来一想,这样做好像很缺德啊,于是又过去抓了一把给他留下,剩下的连袋子都拿走了。

  然后同宿舍的D同学就用一个词来形容我的行为——剥削。我说:“什么叫剥削啊?我每次买的卫生纸、安利的牙膏、洗发水、洗衣粉还有零食,怎么在那放一两天就没有了,都是被谁拿走了啊?”

  和同宿舍的L同学,我俩经常做的动作是:把对方的抽屉打开,然后在里面寻觅人民币。没找到之后就会把放到对方口袋里摸钱。成功和失败的概率是一半对一半,但成功了之后还要说一句:“怎么就这么一点?”最终我在他那摸了多少钱,他在我这坑了多少钱,也就没法计算了。

  “移动ATM”的意思是没钱了就可以去取。恩,我的移动ATM好像有三四台吧。刚开始“取款”的操作是先告诉他没钱了,赶快给钱,然后他去真正的ATM上取了后给我。后来发现太麻烦了,就直接把银行卡拿去自己去取了。

  上面所述的好像真的是“压榨同学”的表现,不过你也不能单方面看啦。如果是一两个人这样做可以说我“压榨”,但这么多人都愿意,也自然说明了我也是一个很大方的人啦

  这样四年耗下来,“借钱”就变成“抢钱”了,哪年哪月从谁那坑了多少钱,谁又哪年哪月从我这骗了多少钱,自然是谁也记不清,也不会去记。我一年前从班长那坑过来的PSP他估计早就忘了。上次JDP同学要我大概估计下一年花了多少钱,不是我不想算,是没法算啊,我想就连一个大概的范围都给不出来

7条评论


  1. 有能力的学生受老师重视,老师的成绩就是培育出优秀的人才。

    回复

  2. 回复mydavelv:这点你就说错了哦!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不会在这里写了。

    回复

  3. 夏日炎炎情谊浓 一声问候送清风 友情的世界因无私而纯洁 多彩的空间因朋友的祝福而温馨 是网络让我们相聚是空间让我们交流 愿友谊永恒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