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记——未定标题(62)

  (1)

  从几周前开始某同学就一直处于低谷期,情绪时起时落。一周前我打电话给某同学,但由于同学来访而未果,我也没从电话中听出任何低落的声音。我上周一直在忙自己的事,所以只在网上和某同学聊了聊。上周五晚上Z同学打电话告诉我“劝解未果,反而碰了一鼻子灰”,我俩都还没有为某同学找到有效的治疗方案。

  和Z同学说了我的观点,我认为这是心理矛盾激化的结果。任何人,如果心理问题没有得到一次彻底的解决,迟早会发生这种情况。我觉得在得到彻底解决之前,时不时地感到失落并且无助就是没有解决的“征兆”,如果一直这样,终究会“火山爆发”,或早或晚。

  实际上某同学并不是第一个我看到的心理问题爆发的好友(当然只有是好朋友我才会知道),在四年前另一位好友X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况,很不幸我当时正撞在枪口上。这两位同学的具体情况由于涉及到个人隐私,我不会以任何方式透露,所以有好奇心的人不必来打听了。

  Z同学和某同学说:“其实每个人都会遇到问题。比如鱼仔,他虽然看上去过得很欢乐,但也仍然会遇到问题。你不能因为这样而自暴自弃。”我记得某同学曾经这样描述我:我很单纯,不是T同学(某高中同学)认为的那样心理很复杂,这种单纯不是天真与浅薄,而是一种心境的纯净,能把事情简单化,是真正的“简单”和“纯粹”。(摘自2009年12月交往的信件)

  其实说句心里话,某同学说得很对。我对人只有唯一的一个标准,符合我的标准的人我会一直和他交往;相反,不符合标准的人虽然我表面看上去没什么不同,但内心里所想的是:“反正没多久就要走了,到时候就88了。”

  Z同学说某同学的思想太过于复杂了,某同学既然能说我拥有“简单的智慧”,而自己又想得过于复杂,果然是我之前写过的文章中所说的“道理都懂就是做不到”。

  关于某同学的问题,我必然持续关注到解决为止。目前正在与Z同学密谋解决的对策。

 

  (2)

  上周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把生产实习的实验报告写完了(48页,期间得到了大D的帮助,在此表示感谢并承诺请客吃饭),不过可恶的是上交的时间推迟。哎,看来彻夜加班又白费了。不过也好,再增添一些当时想写没时间写的东西咯。上周四老师上课的时候说有个XX比赛,3人一组,有兴趣地给他发邮件报名。我必然是毫不犹豫就报了,如果能进决赛(当然仅仅是幻想),还可以去帝都看望某位仁兄并要求他全程陪伴,我们也可以好好地说说话了。还有一件的事是前几天在食堂门口给某位白血病校友捐了100元。我觉得只要是我愿意帮助的,出手至少是50。并不是说我的品德高尚,而是上个学期发生的收获Lv. 49的事件让我明白的诸多道理中的其中一个就是尽量帮助他人。当然相对于这个Lv. 49事件的“发起者”而言我做的事情微不足道,但至少我会像这种“精神”靠拢。

  今天和一位好友在外面“奢侈”(这是我俩这个学期的头一回,都过得不容易啊),讨论了很久关于今后发展的问题,讨论结果是认同我之前的想法是正确的。前几天在网上向几个公司发了简历,居然连着叫我去笔试或面试。最近的腾讯、淘宝、索尼神马的笔试,我一个都没有去。哎,随意吧,反正计划都安排好了。

  当收到神州数码的通知说要我去笔试,to Qu or not to Qu,that is a question。我觉得好歹也要去一两场吧,否则真的和6班的某同学说的:“投了简历又不去,耍别人。”那样了。

  PS:最近敲诈某人搞到一台MP4,哇咔咔。不过这个事情并不好,因为我貌似想买平板了。

  今天做了一件非常不容易并且极具战略性意义的事情,见下图:

2条评论


  1. 额……神州数码啊……“您好,我是北京神州数码XX部门的XX,可以占用您几分钟时间吗?”这是在我时间不长的工作生活中经常接到的电话……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