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拥有的美好

  这一个暑假基本上都是住在爷爷奶奶家,只回去过一两次。前一阵子突然想回家住一晚上,似乎是这阵子看多了动画片的缘故,觉得家中似乎有很多被封印的回忆。
  打开书桌的抽屉,我发现了一件又一件熟悉的东西。书架上和抽屉里摆放的每一件物品都是我一段时间里成长的见证。高中生活的很多事我都不太记得,但看到曾经写下的心情,曾经用过的笔记本,以及同学送的各种东西,那美好的时光又清晰地呈现在我眼前。
  书桌的上方有一个比较大的储物柜,里面的东西年代都比较久远了,大部分是小学留下来的。在柜子的一角,我发现了熟悉又陌生的东西。
  小火龙——我那时最喜欢的卡通形象。

  记得小学的时候,第一次去天元超市和爸妈买东西,就看到了这个玩具(见图),好像是25元,当时就很想要它,可是没和爸妈说。爸妈似乎知道了我的心思,不久后就把它买了下来。现在我还能回想起当时的兴奋感觉。
  小学时和弟弟在黑板上画过很多东西,画得最好的就是小火龙了,简直和卡片上的一模一样。由于那时太喜欢它了,所以我参加全国英语竞赛前自己就画了一个带在身上,事实证明它最终给我带来了好运。
  可是当我再次端详它时,却有一种不由而然的陌生感。我们像是上辈子很好的朋友,而这辈子仅仅是一个相识的异路人。难道一切都变了么?
  小学时我有一个关系特别好的朋友,而如今已经很少联系了。我断然觉得,即使曾经再美好,时间也能冲淡一切东西。
  现在回想以前的同学,发现大部分确实在离我们远去,时间越久,离开的人就越多。而这样之后,即使再见面,也很难找到以前相处时的感觉。难道人生就是这样么?我们总是在结识一些新朋友,而逐渐忘记以前的老朋友。现在想起小时候的时光确实美好,然而不可避免地是如今已经物是人非了。
  我的异性朋友,大部分已经与我走到了不同的道路上了。现在留下来的异性知己,也就那么三两个而已。我与女生写信、贺卡的时候,说得最多的,就是希望友谊能长久地维持下去。也许是性别差异的缘故,除了留下来的以外,大部分女生我都全然陌生,仿佛我与她们已经是两个世界,而现在的异性朋友我又无法确定关系能维持多久。不过有时我又庆幸自己很幸运,因为最长久的异性朋友,已有十几年之久。而其他的,也大有天长地久的趋势。
  但对于男生,似乎感觉不太一样。虽然我们有几年没见,可是每当想到他们的时候,心里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看到小火龙,我就能想到学校时代那个“关系特别好”的他,因为那时他最关心我,也最了解我。
  我在抽屉里找到一个小盒子,发现有一个塑料做的配饰,上面写着“勿忘我”。我想起来了,在我们分开后,他写过一封信给我,信中带了这个东西。这似乎是几年前的事,但事实是我仍保存着这个东西,而且找到了一个和它相似大小的东西装它。
  最近一次和他说话是一年前在QQ上,内容我现在还记得。我顿时觉得似乎他一直都记得我,我们间的感情在他心中也好像一直没变过。虽然我们相处只有小学时代的六年,而且是稚嫩无知的童年,而这些感情却将延续下去。而我,怎会对以前熟悉的东西感觉到陌生呢?哥们,是不是我太对不住你了呢?
  前些日子在城市英雄玩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初中的同学,我们的关系那时还算不错吧,曾经还有一段时间是同桌。不过由于各种原因,我们似乎有几年没见,期间也没互相联系过,按理说应该多少会有点生疏感。可是当他一直盯着我看以吸引我的注意时,我感觉他还是当年的他,他当年身上的气息还是一点没变。
  前几天我到一个要好的朋友家去玩。之前去他家去过不下三次了吧,最后一次去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都不太记得了。但当我到他家时,我发现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在他的房间里,电脑还是那样放着,衣服还是那样摆着,桌子上的东西也似乎没有变过。
  我在他家随意走动,随意翻东西,就好像是在自己家一样。再看看他,也丝毫没有变化。
  “不来了,不来了!”语气和性格还是和当年一样,眼神也是一样。
  我有一种感觉,我们好像昨天还在一起上过课,5年前和他坐在他家沙发上看电视吃零食也好像是刚才发生的事一样。我离开时我感觉明天又会见到他,和他在一起上课。虽然我们毕业有这么多年了,但是这种感觉真的存在。一切都是那么亲近,那么自然。
  而他,似乎也有同样的感觉。“不早了,我要回去了。”“哦,好。”“门怎么开不开呀?”“哎呀,一个门都开不开。”好像我们明天就又要相见一样。
  难道感情已经在我们分开时定格下来了么?等到我们继续有交集时,再继续的发展下去。我似乎发现了点什么,回家后,我拿出游戏王的牌组看。
  “天罚——对付QZ的XYZ龙最合适不过了,哈哈!”
  “金字塔龟——嘿嘿,TH最头疼的牌。”
  “要是当时我没抽到这张牌我就输了,难道我是传说中的——游戏?”
  我像是刚刚和他们决斗完,回忆决斗时的场景一样。
  “‘鱼崽崽,这张卡给你!’——棉花糖——当年LJJ割爱送给我的。”
  “万宝槌……没想到HQ居然会把一套岩石族的卡给我。”
  “电影还有一个多小时啊,再打两盘。”
  “结束……不咧?”
  “不准用禁卡!……这张卡是禁卡……这张也是!”
  “我要把这只兔兔变成防御表示……阴鱼崽子……”
  “4000点血啊。”“不行,那我一下就挂了,8000!”“4000!”“8000!”“讲了4000就是4000!”“那6000好吧?平均。”“不行,4000……”
  那些熟悉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在耳边回响,我是在做梦么?我是在天堂!
  我再次端详我曾经喜欢的小火龙的玩具模型,我发现它似乎在对我笑。是的,没错,亲切感又回来了。
  “有的人和我一个学期都没联系,但我回去时我们的关系还是那么铁。”
  “即使过了一千年也不会改变的东西,那就是看得到也看不到的东西。”
  走在夜幕下,抬头仰望星空,由于城市的光污染,已经无法像过去那样看到全天空的繁星点点,仅能稀稀落落地看到一些黯淡的星星。不过,在天的一方,仍有一颗星星特别明亮,亮度明显超过其他星星。呵,那一定是全天第一亮星——天狼星呢。

2009年8月18日

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