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跟我混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前几天一位同学(以下称为S同学)从外面回来,跟我说起了他最近一段时间里“独立”、“创业”的事情。说实话,我也挺佩服S同学的,独自一个人在外面闯荡,大约也能立足养活自己了。

  S同学给我看他和一个做网站的外包公司签的合同。“我也想找几个同学自己做这个网站,我大约和七八个人说了,他们都说很支持,可是当要他们做出具体的事情的时候,有80%的人说家里不同意、家里不肯出钱,还有20%的人说有其他原因,这样加起来就是100%了,所以现在只有我一个人。”

  我看了合同的内容和听了他对他想法的介绍后,我说其实签的这个不算贵,已经很便宜了。

  “我那天本来想给你打电话的,但是看你的事情很多,所以还是没有找你。”我笑着说,我虽然可能不会有时间做,但是去和他们谈的时候至少不会被骗。

  之后我们站在阳台上说话,他给我介绍了关于他正在构建的这个网站的全部业务和内容,我也初步表述了我对于他这个东西的想法。

  “这一阵子在外面,真是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我打算休学一年,把我这个网站好好做做。我特别佩服XX学校的一个学生,他……”

  “如果你去找人家,就要准备面对人家那种爱理不理的态度。你认认真真的跟他说了一通后,他可能一会打电话一会看别的东西。等他反过来说没听清的时候,你还得堆着笑脸反反复复地和他再讲一遍。”
  “现在的社会真是人心险恶,上次我和一个公司的老总谈的时候,眼看着就要成了,但是到后来我仔细一想不对,就找了个法子把他心理的话套了出来(Lieo注:具体内容省略)。他的想法就是他不做任何资金投入,如果我这个成功了他能拿到不少股份,如果失败了他也有可能拿到一些钱。”

  他说到这的时候,我想起上次某个老师跟我说的话:“我已经帮你联系好了。我和他们说起这个事情的时候,他们都表示很支持;但是当听到要XXXX的时候,他们就显得很谨慎。”(Lieo注:“他们”不包括S老师。)以及某同学跟我说过的话:“我身边有很多人,在我和他们打哈哈的时候,他们会很开心的和我笑,可是我要他们帮忙了,要损失他们的利益的时候,他们就不愿意为我舍弃。”

  “我感觉你应该是指挥别人的技术监工。”“要想自己干,至少得3个人,还只是管理的人。一个管技术,一个管业务,一个处理公司内部的事情。”

  说了将近2个小时后,我最后说说不定我明年或者后年就过来了!他说:“如果咱俩走在一块,你一过来就直接是XXX。外面的人实在是信不过。”

  晚上的时候,回想到他说的话:“我感觉你应该是自己拥有自己的业务,拥有自己的公司。”顿时觉得现在做的很多事情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读了十几年的书,最终的目的是去别人的公司按照他人的意愿通过他人的考核,之后为他人效力,这确实是目前99%的学生所做的事情。

  这个学期有很多同学开始在单位实习,很多人都和我说起了他们笔试、面试的经历,说笔试题如何如何,面试官又如何如何,我当时就觉得很反感。学校在这个学期开设就业指导课,看录像的时候上面的一个“专家”就向大家介绍面试的时候应该如何注意形象,如何说话,如何应对各方面的问题,等等,我就在下面想:难道我们要做的就是成为一个让企业满意的人么?现在很多学生都注重利益,把主要的功夫花在如何学好“最有价值”的课程上,对于其他方面,虽然不能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但至少是放在一个次要的位置。

  我也并非不想创业。最初开始鼓动我并且现在还在鼓动我的应该就数L同学,L同学自己就有这方面的想法。第二个人应该是管理学院一个学生,他目前正在实施自己的想法。第三个就是前文提到的某个老师。第四个就是一直想找我的M同学。再就是本文所记述的S同学。某次我和老爸说我有可能毕业后会和同学一起去创业,他当时就说:“好,到时候我肯定会赞助你一笔钱。”

  但我并不认为具备上述条件加上我自身的条件就能够走好这一步。我并不认为Bill Gates等人从小就立志长大之后一定要如何如何,我认为他们是在看准了某一个方向后,才开始走这一步,所以我并不会因为自己对现状的不满而“精心策划”去走这一条路。我认为,这还是需要一个时机。

  已经有不少的人和我说过:“以后我就跟你混了。”“以后我在你那打工。”之类的话。不过这两种话的真正含义毕竟是有一些区别的。

  我的X老弟从认识我开始就说以后要跟我混,我想和他说的是,虽然你哥以后并不太可能做出什么大事业,也不太可能带着你去享受荣华富贵,但至少能够保证你不被饿着。

  (Lieo备注:此处的“不被饿着”似乎只有当事人才能明白含义,与我们发生的事情密切相关。)

6条评论


  1. 回复大谷神不死:其实是相符的啊,只是里面有很多话的隐喻要当事人才能看懂啊……(参见蓝色的字体)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