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记——未定标题(52)

  (1)

  最近的生活概括起来就是——无特色地重复。每天早上7点50分起床(不要上课的时候是9点起床),然后去上课,中午一般情况下在食堂解决(特殊情况下敲诈别人),下午由于中午受够了在食堂的“洗礼”而跑到外面去吃。上课和在宿舍的时候仍然在做软考的题目和看软考的教材。除了09年下半年的题目以外,2001~2010年上下半年所有的上下午科题目全部都做完了。预计剩下的这半年的题目会在今天晚上完成。

  发现题目偏重的类型和我的得分有比较大的关系,对于我擅长的题目,可以考到接近70分或70分以上,对于比较“腿”的方面或者有些看不明白题目意思的时候,就杯具得只有50多分了。但大部分试题的得分都是在62~67分之间。我认为软考的题目(尤其是下午题)“富有启发性,与实践结合得很好”(摘自历年试题书上的前言),不过也有一些“莫名其妙,牵强附会的水题”(摘自我在那本书上写的批注)。不过就大部分题目而言,我还是很喜欢的,所以才会进展这么快。还剩下不到10天就要考试了,这几天的任务就是分析一下做过的这10年的题目,并重新完整地看一遍教材,应该就差不多了。初步估计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可以考到120分左右,如果碰到比较合口味的题说不定能上130分。如果运气不好遇到大面积的水题或发生了意外事故,就不好说了。

 

  (2)

  自从开学以来,除了在网上经常与某同学来往外,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某同学都没有与我通过电话或发过信件。经过两个多月里只通过屏幕上的Unicode字符进行交流的“洗礼”,某同学终于在上周六晚上11点给我打来1个小时左右的电话。每次和某同学谈论的问题很多,这里仅记述3个方面的内容和我的想法。

  1. AAA同学。

  说到AAA同学,我们都抱有一种比较遗憾的情绪,因为AAA同学为人实在是太好了。到目前为止,本学期AAA同学一共给我打了3个电话,开学初期的时候继续之前的内容谈论今后的计划,并给我的挑战杯出主意;第2次打电话的时候他明显心情不好;第3次是在我过生日的前一天晚上打电话进行问候。

  某同学说AAA同学写的一篇日志看了之后令人很伤感,使人“潸然泪下”。我表示我有必要也必须在某个时间打过去一个电话。

  我一直认为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付出得越多一定回报越大,当然回报并不一定体现在当前的利益上,表现形式也不一定是使人注意的。

  2. “有好多人,我根本不晓得他/她恋爱了,等我知道的时候他/她就分手了。”

  我表示我也有这样的经历啊。特别是听到“BB同学已经分手过一次了,现在是第2个。”后直接晕倒。

  “上次我看到CCC和另一个人抱在一起,我不确定是不是CCC,背影很像,但是头发不像。”我说你也有很久没见过CCC了,有很大变化让你认不出来是很正常的事。某同学非常赞同:“寒假的时候在KTV唱歌的时候看到DDD同学,我完全就认不出了。你不晓得DDD同学瘦了一圈,还戴个眼镜,穿个衬衫,简直就是个大帅哥了……”

  就不说我不怎么熟悉的人了,记得大学第一个寒假回去的时候见EE同学,发现他的发型就变了。我还跟他说“你小子怎么把头发搞成这样了?”(FFF同学在开学前的时候告诉我他把发型换了,我看了之后果然很不习惯,幸亏禁止了他染头发。)
  3. “在一起吃饭的叫饭友,一起上课的叫课友,一起去图书馆的叫书友……”

  我表示我无饭友、无课友也无书友。在我的印象里,我从来不会为了摆脱一个人行动而刻意去找人一起吃饭之类。似乎一个人去吃饭在一些人眼里很奇怪,不过我认为如果一个人需要找一个伴一起走才能摆脱寂寞的话那他就真的寂寞了。有个学姐分享她考研“成功”的经历,其中有说到找一个合得来的人一块,我目前仍然无法理解这样做的目的。

  在我的记忆里,我从读初中开始到现在,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走回家,一个人去吃饭,快上课了也是一个人匆匆第跑过去,所以我至今无饭友、无课友、无“家”友。

  我确实无法做到能和一个新认识的人一见如故并且成为很好的朋友,换句话说,对于认识时间较短的人(通常指5年以内),除非有共同经历过重要的事情,否则我无法去信任他。今天某同学说:“我现在相信你说的,时间的力量,也明白你为什么这么看重时间,没有时间的考验,那种贴近可能都只是短暂的。”

  我很久以前一直以为我是个偏理性的人,不过诸多对我熟悉的人说其实我偏感性(GGG同学说这是我对人的态度推断的),但我还是认为他们只是看到了我展现在他们面前的一面。今天某同学说:“你是偏感性,但是你的感性不会失控,你的感情是在理性的统治下的。”我觉得这是继上一次HH同学说对我的“追求”之后又一个人说对了我的真实面目。

 

  (3)

  上次GGG同学告诉我他已经有140斤了,而且他说理想体重是150斤,听了之后我表示我的压力剧增。唉,差距越来越大了,不过我也没办法啊。明天是GGG同学的生日了,最近和老爸老妈爷爷奶奶通话比较多,电话费快没了,所以我要充好话费明天打电话过去“畅聊”。

  最后记录几条“简讯”。

  1. 上次母亲节给老妈买的包包她已经收到了。中间店家和快递公司给我打了20多个电话,我一个也没接上,真是白费周折。

  2. 老爸似乎很想快点到我毕业的时候来西安玩,并且在老妈那里存钱。爷爷奶奶似乎又要到乡下去玩。

  3. 最近处于经济混乱期,而III同学还问我要“伙食费”。

  4. 最近NDS上的太鼓修炼得不错(PSP上的仍然惨不忍睹),将在近期发布状态存档(2)。

  5. 昨天晚上天空出现了不明光线,导致巨多学生在阳台围观,一大批人鬼哭狼嚎地鬼叫啊(貌似包括我)……

一条评论


  1. 不是“鬼叫”、、、、对着人女生宿舍能叫“鬼叫”吗?那是发春!!!尤其是某些住在高楼层的狼。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