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辩小记

  确切地说,这是第4次进行答辩了。和我去年一起去答辩的同学说,你又要去忽悠那些老头了。去年把他们忽悠的。如上一篇日志所记述,在答辩的前几天一点都不着急,要修改的程序和文字方面的材料也是不紧不慢地在做,答辩用的幻灯片在星期四晚上才开始动手。

  但是,从答辩的前一天(昨天),确切地说是上完企业管理课开始,我感觉自己有些紧张了。昨天吃完晚饭后,准备写项目称述的提纲,可一直下不了笔,只是把论文和相关的文档翻来覆去的看。帮某些人解决完一些问题后,发现已经是11点多了,要准备睡觉了。睡到12点多的时候收到组织方的短信,说我没有交答辩用的幻灯片。可是我明明在周四晚上就发过去了,无奈起来重新发了一遍。第二天早上他们叫我发好后给他们短信,于是我又发了一遍,终于收到“已收到”的答复。早上起来后写好了称述用的文字材料,觉得自己应该会在七八分钟之内讲完,应该不会超时。

  答辩要去校本部,我自己一个人去显然是不行的,于是找了2个人当我的啦啦队(- -!)。我发现坐车的时候我离目的地越近,就越感觉到紧张。我的答辩是在11点20分,要求提前20分钟到就是11点要到。8点30分从学校出发,到火车站后已经是10点了,由于担心会因为堵车而迟到,所以打了个的过去。到达学校的时间是10点30分。答辩还是去年那个报告厅,但我已经不记得在哪了。之后就找答辩所在地,逛了一圈后终于看到某栋楼的示意图上有报告厅,于是就上去了。

  到达之后看到有几组的人在外面等了,但人家都是西装革履的(因为要求穿正装)。而我——上衣是同学的“类”西服,裤子是休闲裤,鞋子是黑色的运动鞋,然后就和“啦啦队”说我是来打酱油的。后来终于看到电子信息学院有一个人穿得也不是很正式,就稍微觉得高兴了一些。我报的是个人项目,所以团队就只有我一个人,人家的项目都是六七个人一组(其中当然有半数以上也是来打酱油的),人多的话分担的压力就小些,比如上次答辩我们组有3个人同时上台(衣服也是乱七八糟,3个人3个风格),压力明显与这次不一样。

  离我的答辩还有大概一个小时,但随着时间的逼近,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后来我看到摆在桌子上别人的报告,发现了一份硕士生的学位论文,好像是什么Softworm材料之类的。我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就去看答辩顺序表,果然有一个作品就是关于这个Softworm的研究。翻翻那篇论文,发现里面全部是看不懂的化学方程式和图表,然后就开始怀疑:难道我们学校的本科生这么强悍吗?看这些东西完全不像本科生做的嘛。

  我分析了一下原因:第一种可能是他们从老师那拿到的这个课题,并且很多研究成果应该是老师的,他们可能只是写一篇论文来参加比赛了;第二种可能是他们本来就是研究生。

  这么说来我就真的是来打酱油的了,做人家的炮灰。想到这反倒舒坦了一些,觉得自己被选上的概率非常非常小。反正很难选上了,就当是来玩一下吧。

  不知不觉三组答辩完了,我上面一个项目的人也进去答辩了(就是上面提到的那个穿得不是很正式的),我就站在门口等。不一会儿的功夫(心理感觉而已,应该也有差不多20分种),就该轮到我进去了。我从门口进去后到电脑旁,并在走的过程中用余光撇了一下现场的情况:坐在最前面一排的有四个人,桌子上还写着“评委席”,看来今天的评委有四个;有两三个穿着西服的人站在门口和评委旁边,估计是工作人员,在评委后面还坐着一排的人,他们应该是来打酱油充人数作观众的(以下简称“酱油组”)。

  我坐在电脑旁打开了幻灯片,之后有一个工作人员上来问我需不需要帮忙演示幻灯片(因为其他团队有一个专门的人来播放,而我这个只有1个人),我说不需要了,我边讲边操作好了。

  自我介绍之后开始根据幻灯片讲我的作品了,由于我要一边操作电脑,一边偷看台词,所以没有看底下评委的状况(反正之前几次答辩的时候评委根本就没有听)。称述完毕后,我说:“我的称述完毕,请评委老师提问。”出现如下状况:有2个女评委(以下简称“酱油评委”)和“酱油组”一直盯着我看,另外2个男评委在轮流看我的书面作品。

  之后坐在最右边的评委(以下简称“变态老师”)就开始问我问题了,他说可不可以现场演示一下这个软件,我说我前几天发邮件给负责人说需要安装运行库,但他们没有安装,所以暂时演示不了(其实是忘记拷贝了)。接着他又说:“我看你的作品介绍中你的作品有一个优点是可移植性强,那么为什么有些机子运行不了呢?”我回答:“作品介绍中说的不需要安装可以直接运行的是Windows Vista和Windows 7操作系统(因为内置WPF),而这台电脑是XP操作系统,需要安装运行库才可以安装。”而他好像没有听懂,一直重复同样的问题。之后他又问是不是需要Framework,我没听清,以为他说的是Fireworks,就回答:“不是,是微软的.NET Framework。”后来他又说我这个东西的参考文献太少了,别人的参考文献都有几十个的(我心里想:要那么多参考文献干吗,我又不是在堆砌资料。再说我这个是软件设计,不像材料学那样要查各种手册,只需要一个MSDN就够了。但没有说出来。),而且格式有些不太规范。

  我回答说:“之前很少有人做软件作品,而且我们学院参加这个的人比较少,所以不知道如何去写。”他说:“你可以在老师那参考以前别人的作品嘛。”我说:“我参考过了,但是还是觉得要有一个老师引导比较好。”(意思是你们这块组织得有问题)

  之后其他的问题他也没提什么了。看来这个老师还是比较了解编程的,只是可能没用过.NET罢了。

  接下来坐在他左边的那个评委就开始说话了(以下简称“好老师”)。这个老师年纪比较大,初步估计是他们的BOSS。

  “我觉得你的作品有点……(停顿)”

  于是我就想,他应该是想说有些局限之类的(因为那个老师提到了平台的问题),心理在想着如何接词。

  他接下来把话说完了:“我觉得你的作品有点……意思。”

  看来“好老师”还是比较欣赏我的作品的。他问了一些软件功能相关的问题后,说“你这个作品还是解决了实际教学中的一些问题的。可以给教学带来一些便利的。”之后他对“变态老师”说:“这个作品比前面那几个……”(应该是说我的比之前的几个好一些,可能别人都是研究的一些理论,没有应用)。

  他问我是不是研究生,我说不是,我是本科生,是大三的。听到我是本科生后他的兴趣好像更大了。说我做得“很不错”。

  他说:“你这个已经有成品出来了,是属于发明制作吧。”我说:“是的,我填的是科技发明制作B类,但是立项的时候好像写错了,所以现在在自然科学学术论文一组了。”他问旁边的工作人员:“那他这个现在是不是属于科技发明制作?”那个人说是的。

  他又说:“虽然我对这方面的研究成果不太了解,但据我所知开始有学校使用3D的手段进行教学了。”

  呵呵,这个我之前有想到过,于是毫不客气去忽悠他:“没有吧,据我所知很少有老师采用3D软件的手段。现在有的软件使用起来太复杂了,比如我去测算两点的距离,找了很久后还是没发现有这个功能。而且我觉得我的作品在演示和表现能力上比它们还要强一些。”

  之后他又问我这个东西是不是我一个人做的。我说:“是的,这些东西全部是由我一个人做出来的。”

  他说:“那你是全靠兴趣来设计这个东西了。”我回答:“是的。我高中的时候参加过软件设计的比赛,培养了兴趣,所以现在我也想来参赛。”

  最后他说:“恩,做得很好。你下去好好准备一下。做得非常不错。”

  于是答辩就结束了。在整个答辩过程中,只有2个老师说了话,另外2个“酱油老师”一直面带微笑地看着我(- -!!),初步估计她们是别的方面的教授,但对计算机软件一点也不懂。我走的时候看到“酱油组”的人也面带微笑地看着我(- -!!!),发现貌似大部分是学生。

  我出去之后和同学说“总算是完事了。”有个工作人员对我说:“你应该找一个人演示幻灯片,然后自己在台下对着幻灯片讲,这样一来离评委的距离比较近,二来还可以指着幻灯片讲。”我说:“不是不让别人进去么?我这个是个人项目。”他说:“你上一组也是个人项目,但他找了一个人来放幻灯片,你可以叫和你一块来的同学放。”我说:“多谢了,下次我会注意的。”其实心理想着:“无所谓吧……我觉得挺好。”

  后来我们去找去年金工实习的那家湖南菜馆吃饭。

  我一下感觉到轻松了好多。虽然不知道结果会如何(有一个老师比较欣赏,但仍然有更大的几率被踢掉),但总算是完成一件重要的事了。

5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