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记——未定标题(45)

  放假。

  1月14日到家,然后转眼间就到新的一年了。和学期末待在学校的那两个星期比起来,寒假的时间简直过得太快了。

  回家之后没过几天就到新华书店去进货了,年前某一天又到家去找到了N本需要看的书,准备在家的时候好好研究一下,补充一下知识储备。学校发信息给我说挑战杯的项目晋级了,要我利用假期时间进行完善并准备开学答辩。我还计划在寒假准备好好学习一下C++以及ASM,并用ASM做一个小游戏(没错,就是那个游戏)。到目前为止,结果可想而知——除了偶尔翻了下书外,什么都没有做。

  年前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放假出去疯得厉害,“出门率”只有75%左右,因为一直下雪,而且还感冒了几天,年后估计会据幅度上升。

  过年。

  有很多人说现在过年都没有气氛,我觉得还好吧。就我所关注的,过年无非就两件事情:第一是城市英雄肯定要涨价;第二就是可以收红包。虽然说今年都要满21岁了,但不是有一句话么,“在父母眼里我们总是长不大的”,顺推至亲戚,那我们自然也是长不大的啦。“虽然会不好意思”,但还是要拿,哈哈。估计再过两年,就该我给别人红包了,所以趁大学没毕业赶快把红包拿够。

  大年三十和以前一样,是在爷爷奶奶家过的。自我记事开始,除了有一年去了姑姑家过年外,都是在爷爷奶奶家过年。三十晚上除了一家人吃饭,就是看春节晚会了。我是看一眼春晚再看一眼老弟打战神,两个房间地跑。等到周杰伦出来把《兰亭序》唱完后,我就开始上网了,发现还是有很多同学上网嘛。晚上收到了3份红包。

  大年初一到住在响石广场旁的伯伯家去,拿到了2份红包。

  前天(初三)到浏阳的姑姑家去拜年去了。上次去姑姑家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据妈妈说似乎是高二的时候去的。高一的时候去浏阳一中参加比赛,这次去看好像和记忆中的有点出入,看来记忆也不一定可靠。下午的时候去了一个什么庙,大家果然不约而同地疯狂地去拜最左边那个财神。我不信教所以只在里面转了N圈,看到最右边有个观音像顺便拜了下,还算了两卦。第一次是问我买彩票能不能中500万,结果得到一个阴卦,之后又问有没有可能中50万,结果又是一个阴卦,看来连神都认为我消失不了。不过这也说不定,记得上小学的时候问观音比赛的名次,说我英语得2等数学得1等,最后是英语1等数学2等。接下来还去了一中里的博物馆和谭嗣同估计,由于把相机放在姑姑家没带出来,所以只用NDS拍了几张照了。晚上在浏阳城区逛了一圈,还“路过”了N个电玩城。

  第二天就出发去姑父的老家了。老爸一直说要去社港那里看看,因为那里有他“小时候”(10~19岁)的回忆。从几天前叔叔就一直抱怨那里都变了样子,特别是那条河。亲眼看到后果然是那样,老爸说有很多地方都盖了新的楼房,原来的操场什么的都不见了,尤其是那条河,以前是那么的清澈,而现如今……。老爸看了很多30多年没见的老同学,他们都挺热情的,虽然这么就没见过面,但在一起又重新回忆起以前那些事情。不过除了我爸和我叔叔外,我们和他们没什么共同语言,所以只能到处乱窜了。

  老妈说农村人和城里人比起来要热情多了,我说是的,但这也仅仅是表面的情况。不过还是感觉比较温暖的,尤其是姑父家的老婆婆(应该是他的母亲),严格地说她也是和我们家第一次打交道,但还是体会到像妈妈说的那样“血浓于水”。

  赌博。

  大人们凑在一块就是打牌等赌博活动了。看他们从5毛一张的跑得快到10块一炮的麻将,之后又进行了赌额比较巨大的搬坨子和斗牛等。不仅桌上的人玩得疯狂,旁人也跟着下注。要说人的赌性那也是天生的,我在旁看都想着弄个几十块钱去玩玩的,但终究没有下手。我知道这是一项容易上瘾的活动,赢了之后还想赢,输了之后就想着翻盘。可能输个几十块钱对于我来说也没有什么,但一旦撒开是不会轻易收手的,这点我妈之前也和我说了不少。以前在电玩城玩那种推币的机子就是这样,偶尔一次用三五个币赢到一百多个,后来就一直就想玩那个东西,虽然每次只投入了几个币,但总共的算起来,丢进去的比得到的要多不少。

  这里我还是参考了很多人的“前车之鉴”的,我也不希望今后拿着自己赚到的钱去赌博,即使数额很小。我还是当当游客四处逛逛收点红包就好了。

  今天(初五)中午,就从那回到家了。回到家之后当然是要开始各种约会了。恩……我要去看青蜂侠已更正),还要去野生动物园等地方,还有必胜客等,慢慢来吧,寒假还有一半呢。

5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