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杂感(2)

  利益。

  昨天晚上整个宿舍在讨论学院评奖学金和助学金的事情,大家仍然是那么愤青,仍然是喜欢抱怨。

  “那些贫困生交上去的申请书,就差父母双亡那种地步了。”

  不可否认,有些人家里确实很贫穷,确实需要帮助,我只是在说有些人写得太离谱了。就咱们学院来说,几乎人人都买了笔记本,就这种程度来说,我不相信家里能够贫困到“父母病重,家里年收入不超过X百元”,还加上一些数不清的外债如此等等。就算和别人相比家里再贫穷,我绝对不会相信能够凑够钱去买电脑的人家里会贫困到那种地步。

  “今年助学金的钱增加了,你是没看到那办公室里为国家助学金争得是面红耳赤。”

  “X班还有的人跑到别人的宿舍去哭,说她家如何如何穷,怎么怎么样。”

  “还有X班的某某某和他女朋友,他们两个今年都评了一等助学金,而他们的生活如何如何。”

  从辅导员和学校的方面来说,我觉得他们已经做得很不错了。面对这么多学生,他们当然不可能完全清楚每个人的情况,所以也只能听取班长之类人的意见,虽然这些意见有很大的水分。不过他们已经做得比较公平了,这我还是看到了的。

  但是对于有可能捞到钱的学生,就都不会让步了。刚开学的时候评国家奖学金,我就直接表示退出评选,我也不交任何奖学金或是优秀学生标兵之类的申请表,让他们慢慢去吵吧。

  为了这几千块钱至于弄成这样吗?我想起某人跟我说过的话,国奖的8000块钱也就是半个月工资的事。

  确实是这样啊,与其现在为了点钱吵来吵去,倒不如想想到学校来是干吗,是为了要那几千块钱么?好好做自己应该做的事,能够获得的利益远远比这几千块钱多。

  我就不相信当年比尔盖茨在学校读书的时候会去争奖学金助学金。

  我想起我和我妈说过的话。高中的时候喜欢跑到新华书店买各种编程的书,这些书价格不菲,一本就是七八十块钱。有一次我妈就跟我说:“是不是可以少买一些呢?这种书这么贵,可以在书店看啊。”而我去年暑假的时候跟我她说:“你看我在高中的时候买了将近300块钱的编程书,你看现在得到的是不是翻了100多倍呢?”

  ===========================================

  回家。

  要同学帮我在学校订火车票,昨天他拿到票告诉我是13号的车。这么说来,下个星期五就可以到家了。

  只要一离开湖南,就想回去。不是因为不喜欢这里,而是更加留恋湖南人民。

  寒假回去了又有各种事情。首先当然是要和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待在一块,这个学期的经历有不少东西可以说;其次爸妈说要我带他们去电影院看电影,他们有几十年没去看过了;再次上周在新华书店花了一百多大洋买了一本99块的C++和一本80块的C#的书,C#的书是送人了,寒假要好好补习一下C++;再再次就是肯定要和同学搞各种聚会和各种活动,初步估计大大小小的活动应该不下20次,这也是早就习惯了的;再再再次就是今年过年要去一趟姑姑家,有几年没去了;再再再再次就是要趁老弟过年放假的那几天疯狂地和他玩。

  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比如寒假要准备向同学发放不少于2000元的贷款,自己寒假估计会花掉不少钱,我从哪去整这么多钱啊。寒假就不出去旅游了,实在是没有经济能力了,这个学期的收入很少,但是支出巨大(加上寒假要发放的2000元贷款大概一共支出了13000多元),除非有人包我的费用。

  寒假要找一些人疯狂地说话。从这个学期的中期开始事情就极其繁多,和别人说话也不算太多(虽然相对于某些人已经很多了),所以寒假要赶快找人发泄掉。

  寒假要请部分人去城市英雄“看”娃娃,还要敲诈N多人请我去看电影并且吃KFC等。还有就是鼓王已经荒废了一个学期了,寒假要疯狂地玩。DJMAX的卡买了很久了,没怎么练,寒假要疯狂地练。这个学期几乎没有完整地玩PSP和NDS上的大作,寒假回去要疯狂地玩。

  ===========================================

  对不起。

  最近有的人发现我对他们明显地变得冷漠。他们有的会在他们过生日的时候问我有空没,要不要去看电影或是去哪玩,我给的回复清一色地统一是“最近无时间”。他们觉得我忘了他们的生日。他们发现我对他们不如以前那么好了,也不会对他们说起什么事了。

  我觉得我是一个IQ还算不错的人。大家的生日我当然都记得,根本就不存在忘记,虽然我在当天知道谁谁要过生日,但会不会假装忘记是另外一回事。其实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一眼就能够看出一个人(仅限我认识的人)是不是有心事,是不是不开心。虽然有些人在表面上和我说说笑笑,但我在大多数情况下能够看出他到底是个什么心情。只是我大多不会说出来罢了。

  所以说,我不会因为忽略掉任何一个人,相反,我能够知道哪些人是想要找机会接近我,哪些人的心情不好我可以去陪他说话。

  但如果你发现我渐渐对你冷漠时,不是因为我事情很多很忙碌,而是因为你的所作所为已经接近我能够忍受的底线。

  我在很久以前和一个大学同学说过,要他好好练C语言,打好基础。最近我到他宿舍去,发现他书上放着C语言的书,电脑里也编了不少程序,看来他是很认真地记住我说的话了。还有一个高中同学,我在前一个星期问了他一个问题,他当时没有回答上来。过了一个星期,他跟我说他去查了资料并且问了同学,然后应该是怎么怎么回事,那可以看出他也是上心了的。从他的话中可以“领悟”到没回答我的问题之前他心里一直有个疙瘩。前一阵子让他去帮我找个东西那也是很认真地帮我做了,而不是敷衍了事。

  相反,对于那些我一说再说,还是不放心上的人我是非常厌恶的。那些在我面前不能放下自己架子的人我也是不愿意过多地交往的。

  所以,最后我说虽然我们以前关系还可以,我也答应过你今后要做很多事,但我不愿意和在我面前拉不下面子的人交往,更无法忍受把我的话当作耳边风的人,对不起。

  ===========================================

  真·画竜点睛。

  仍然是特别特别喜欢这首“雄风”味十足的曲子。非常喜欢这首曲子中的雄性阳刚之气,也非常喜欢曲子所使用的乐器。这是从2010年4月开始的。

4条评论


  1. 话说,我也是个拿国家助学金和国家励志奖学金过日子的人。话说,我也是个用笔记本的人。不过我的笔记本是用自己在麦当劳做了一学期+一暑假的兼职赚来的。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