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在乎到不在乎

  这一个学期基本上都是在食堂吃饭。在食堂吃饭最大的好处是可以有效地节省开支:早餐买三四个包子,在2元内搞定;中餐吃一碗面,有时加一杯奶茶,4-5.5元;晚餐稍微吃好一点,大概6元。这样算下来平均一天13元,一个月大概400元左右。学校旁边餐馆的饭菜很好吃,虽然每餐也只需要7元左右,但是我出校门后肯定会乱买别的吃的,一餐可以花掉20多块。如果哪天心血来潮跑去吃华莱士德克士,那就把可以在食堂吃三四天的饭钱吃掉了。如果每次取钱后,把全部的钱(或绝大部分钱)充到饭卡内,就可以有效地解决开销问题。
  大概算了一下,从现在开始到本学期末,应该会有将近5000元的收入(无奖学金),现在到放寒假还有将近两个月,按照我的计划,算上一些意外状况,应该可以省下来4000元左右。
  啊?我省这么多钱下来准备买PSP GO+3DS?不不不。本来准备在下个月初的时候购入期盼已久的PSP GO。不过昨天某小学同学A跟我“商量一件事”,说是想开一个店。我呢,当然是支持的,觉得是时候要经历一些磨难了。不仅在精神上支持,在物质上也要给与支持。
  我马上决定取消我下个月购买GO的计划。后来又有一个朋友向我说明了他的“用钱”计划,我仍然表示给与支持。刚开学的两个月做了个软件,能够在近两个月得到报酬,那么我是把我这个学期的劳动成果留下来,自己每天在食堂“吃糠咽菜”(夸张),把钱省下来去支持他们了。
  前一阵子某个高中同学B发生突发状况,我当然也是尽我当时所能去帮了忙。
  虽然说到现在为止,自己已经有了不少收入,但是为了减少家里的支出,我会采取某个学期不需要生活费或是生活费减半的“策略”。再加上自己的消费观念也比较强,所以自己手头都不会留什么钱。所以,当他们向我提出要求(或者隐式提出要求)时,我也不是能够直接拿出那么多,通常会发生“透支”现象。上次某同学发生状况,我把手头的钱全部汇去,自己没有剩下一分钱,到后来还是靠了班上的某个同学撑了一阵子。
  我这样做看上去很慷慨,朋友有难就一定会去帮助。其实不是这样。
  对于一般的人来说,要从我这里借去比较多的钱,是基本上不可能的。不过我只要拿出手,通常都不需要他们归还,如果他们归还我也不会限制期限,只要”在我挂掉之前给我“就行。
  上面所提到的那几个人,都是已经认识很长的时间了,并且关系一直很好从未间断,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们与我一起面对过困难。
  就从借钱这件事情来说,一个关系还算不错的朋友,只要他还有钱,通常都会很客气地借给你。特别是在以后大家都有了稳定的收入后,要借到钱更加容易。但重点是,如果他也面临了问题,还能不能尽力帮助你,那就是另外一件事了。从小到大,面对过很多问题,也切身感受过很多次大家同时面临问题时各自的表现。那些在这些时候格外与众不同的人,是否应该是你更应该在乎的人呢?
  信息屏蔽,是在他帮你解决问题时,在背后克服了很多没有告诉过你的困难。他不会告诉你为了实现他之前给你的一句”放心吧,我帮你解决“的承诺,自己承受了很多东西。
  同样是从别人手中借到钱,分量是不一样的。
  对于能够做到这些的朋友来说,我同样愿意在他们需要的时候尽自己所能。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里面有一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感情,人们会害怕失去;但是当感情到达了一定程度后,便不会再害怕它的消失。
  有什么你很在乎的东西,不会害怕它的失去呢?
  这个学期托比我低一个年级的某个人C替我办一件对于他来说”有点困难的事“,我反复向他强调怎么做怎么做,要及时告诉我情况等等。他只是说了一句”我会搞定的“。过后的几天里,我一直在想,他到底会不会做好呢?之前有无数次让人帮忙的经历,让我失望的也不在少数。事后发现他把这件”不道德的事“(具体事件略去)做得比我想象中的还好。
  记得有一个周末,我在寝室疯狂地赶程序的进度,他在网上问我C#的问题。后来他说他要去吃饭了,问我要不要叫外卖。我说好啊,正好我现在没空,帮我带份回锅肉盖饭回来吧。之后他把饭送到我们寝室来,便下楼去了。我回头一看,与平常叫带饭不同的是,他替我多加了一盒米饭。虽然只是多一块钱的事(当然我是不掏钱的),不过这件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回想起他上次帮我办的那件事,可以看得出他替我做事总是用心的。
  和高中的一个女同学写信,她说我在食堂做了一件很不起眼的小事令她很感动,也始终令她无法忘怀。我就想,从一个人的言语和与你相处的情况可以判断两个人之间的关系,那么这些不用言语表达的,他在背后替你默默无闻做的不起眼的小事是否是铸就所谓的“不害怕失去”的感情呢?
  昨天晚上同学D到我宿舍来,我跟他说你出去的时候帮我买包槟榔回来,他说他要洗澡去,今晚不出去。但是不知是他过意不去还是怎么的,今天上课的时候他跟我说他下完课后出去帮我带槟榔。他是否很在意他昨天说的话呢?我当然也没有多问。
  我有一个大学同学E,他的家庭很贫困,每年都要靠国家发特等助学金来维持学习生活。但是他每次和我出去吃饭时,总会帮我付钱。大二上学期时金工实习完我和他去赛格瞎逛,我当时看上了一个PSP的正版游戏,但身上没带钱,他就帮我买下了。回去后我似乎不记得这件事,等到过了一个寒假我才想起来,便跑过去把钱还给他。他当时笑着说:“我最近正好没钱了。”
  想起他平时跟我说过的话:“钱嘛,只要够花就行了。我以后自己赚钱了,把每个月的基本生活费留下来,剩下的会花掉。”“我以后出去旅游的时候叫你,你得要来啊。”
  某天晚上拿着PSP随机播放歌曲,播放到马达加斯加的片尾曲《Best Friends》时,我就在想,谁称得上是我最好的朋友呢?正在这时,接到了E同学给我打的电话。
  有些事情似乎是在冥冥中注定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